返回6、3月16日,阴,宋人好赌。  宋北云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早早起床,用柳枝和盐刷了牙,再用薄荷汁漱了口,宋北云就准备出发去县城了,在一旁抱着他衣服要拿去洗的阿俏却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大早上又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趟县城,晌午不用备我的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阿俏噘着嘴:“也不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宋北云走到她面前,趁着四下无人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,摸着她的头说:“办正事,不是玩。想要玩嘛,下次去南京城,咱们好好玩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下流胚子!”

    阿俏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便匆匆的跑开了,但没跑两步却又折返了回来:“你要开始读书了!红姨昨天都跟我说了,说你天资聪慧,若是读书定能考上个状元。”

    “嗨……正经人谁考那玩意啊。”宋北云捏了捏阿俏的脸:“我走了,回来给你油饼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去吧。”阿俏满肚子不高兴:“记得要羊肉的,我不喜吃豕,骚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知道啦,我阿俏娘子喜欢吃什么我还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坏人……成天就知道轻薄。”

    悄咪咪的从小莲庄去往县城,顺手还坐上了一辆拉柴火的牛车,一路上吹着春风就到了。

    这县城啊,虽是远远比不上南京城的花团锦簇,但到底是京畿要镇之一,不管是繁华程度还是人口,都不是别的镇子能比的,宋北云常来这里,倒也熟悉的很,他先是买上了几个炊饼,再称上了三两羊肉,接着一头扎入了小巷子之中。

    在踹开一扇半掩着的木门后,他看到床上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还裹着被子躺在里头呼呼大睡,宋北云上去就直接把这人的被子给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冷不丁一个激灵,被子底下那家伙突然惊醒,二话不说举起拳头就作势要打,可等看清了来的人是宋北云之后,他立刻将拳头化作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“宋哥儿,你怎个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睡死在这了。”宋北云把手上的炊饼和羊肉扔在了他的脸上:“快吃,吃完了有事要干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这便穿衣。”

    这人混号羊妞儿,虽然名字奇怪了点,但他在这县城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泼皮,天大地大他最大,仗着身强力壮总是干些无赖事,混不吝的程度已经到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敢上去抽上一巴掌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样一个泼皮,对宋北云可以说是毕恭毕敬,任打任踢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宋哥哥知道疼人,这炊饼一吃就知道是胡大娘家的,好吃!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说恶心话。”宋北云靠在门口:“你对县令家的儿子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王八?”羊妞儿一脸不屑:“文不成武不行,也就是占了个好爹爹,若是我有那好爹爹,如今早就高中状元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,就你那斤两,你还状元?你大字认识几个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嘿嘿……”羊妞儿讪笑起来:“宋哥哥说的是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北云提着破壶走出去问羊妞儿的邻居花三个大子儿买了壶热水,不是他有钱烧的,而是这破落东西的家里是真的没有可以点火的东西,他前些日子赌博输了个底朝天,连炉子都被他给卖了,就剩下他娘死的时候那床破棉被还留着,家里已经是家徒四壁,要不是宋北云花了七贯钱把他从赌场给赎回来,他现在怕是已经被人砍了手指头沿街乞讨了。

    “诶,县太爷那儿子平日喜欢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喜欢什么,娘们儿的白肚皮,叮当响的大子儿和油花花的肉片儿。”羊妞儿扳着手指数了出来:“这种烂人,呸!”

    宋北云想来也觉得是这样的,这些玩意从古到今甚至到未来都没有从人类的日常行为中剔除出去,可以说是根植在基因的喜好了。

    “等会给我去置办点东西,咱们玩点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!哥哥说什么我就应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十二了,别叫我哥哥,混账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羊妞儿丝毫不要脸的笑道:“那可不成,哥哥把我从赌坊救了出来,那你就是我哥哥了。哥哥要啥,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来。”

    “舔狗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羊妞儿:“???”

    宋北云叹气,坐在他的破床上:“两截木头楔子,要长些,一块大木板和木条,周围用木条封边,木匠铺子里有,你去订来,要快,再讨要些鱼胶。几个圆球,越圆润越好,陶坊那边有。还有就是一截牛筋,工匠铺子里头有,这一贯钱你拿去,多的就当是赏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接过钱,羊妞儿把宋北云的要求反复记了几次,道了声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宋北云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,这一点就连阿俏都觉得很奇怪,那就是他干什么事总是能干成,有一次阿俏问他原因,他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只要能让人尝到甜头,世上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