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九章:大河州(下)  楚门狼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这消息,酒客们又情绪高涨七嘴八舌热议起来。讨论接下来谁还有幸能成为大河王的徒弟。

    宇文乐、李思、厉风相继成为大河王徒弟,真是让楚狼羡慕之极。他的心绪也难平静了。一杯接着一杯喝着烈酒。

    楚狼也想投入大河王门下,但是他却根本没有资格。首先他并不是名门大派子弟,再者,他是阴风老怪徒弟,到时候大河王不杀他就已经是格外开恩,更不可能收他为徒。

    这让楚狼生出一种难以名状郁闷。

    吃罢饭,待午时过了,楚狼就出了酒肆牵了马朝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楚狼没想到刚出城,竟然碰到了郑一巧。

    郑一巧穿着一身白衣,发上也缠着白丝带。这是她给母亲戴孝。与她随行的还有两个中年人。一个是头陀,长发披散面目凶狠,腰挂一柄戒刀。另一个则是风度翩翩执扇儒生。

    郑一巧被楚狼割破的脖子还缠着布。

    在这里偶遇郑一巧让楚狼意,他招呼道:“郑小姐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,你可好啊?”

    郑一巧也未想到在这里碰到楚狼。想起了那日在山中被楚狼险些抹了脖子的情形,郑一巧不由摸了下脖子。她带着怨气道:“我说过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楚狼正想解释那日实在是迫不得已,跟随郑一巧的头陀用威胁口吻冷声警告道:“你是何人?不必再费话了,我家小姐不想看到你,马上滚!”

    郑一巧再不理会楚狼,打马朝前而去,头陀和儒生也拍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楚狼看着她背影道:“不识好歹的傻丫头,如果那天不是我抹你抹脖子,后果不不堪设想……”

    楚狼也打马向前。

    行出一段,郑一巧勒马回头,她见楚狼在后面而行,便不满地道:“你为什么跟着我?!你难道还想抹我脖子吗?”

    楚狼道:“我又没跟着你。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。我是去拜见大河王。”

    郑一巧不相信去拜访河王,她正想说什么,那儒生低声对郑一巧道:“小姐,何必和他置气。河王午休醒来,我们去河府拜师要紧。不能耽误大事。”

    郑一巧遂赌气似的看了楚狼一眼,然后转过头打马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河王府位于河州城东十八里处,占地百亩,大气恢宏。

    河王府背靠葱笼连绵的“玉连山”。府院前方三里处便是奔腾不息的“大红河”。这一段河宽二十余丈。河上有一座石拱桥,可两辆马车并行。因这座桥距州城十八里,又名十八里桥。

    时值仲秋,秋高气爽,天高地阔。

    大河府周边山峦起伏叠嶂,山上各种树木花草纷繁,众多色彩错杂在一起,形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。空气中都飘散着一种馥郁的芬芳气味。

    郑一巧和两名随从来到大河府。稍后,楚狼也到了。楚狼将马拴好,朝府门走过来。

    府门口两侧肃立两队威风凛凛的剑手,都是大河府的人。

    门廊中站着一个五十来岁蓄短须的男子,正是大河府两大管事之一的肖昌。

    此刻,府门外空地上人头攒动,有近千人。
本章已完,请点击下一章。(2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