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8章 夜潜孤儿院  白夜行者何平饭店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“爸爸,哥哥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明亮的客厅,小安然坐在沙发上,委屈巴巴地缠着毛线球。

    梁正德正在给酒柜旁的热带鱼喂鱼食,透白的玻璃上映出梁正德的脸,他似乎有几分心事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哥哥刚刚来到咱们家,还很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安然嘟着嘴说道:“哥哥吃过晚饭以后,就回房间去了,也不陪人家看小猪佩奇。”

    梁正德转过身,将安然抱起来放在大腿上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哥哥今天经历了很多事情,可能心里有些不舒服,这样吧,你给哥哥准备一个礼物,就当做是见面礼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见面礼是什么?”安然挠了挠脑袋,不明白梁正德的意思。

    梁正德道:“就像你一直收藏着的蜘蛛侠玩偶一样,那是爸爸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,非常具有纪念意义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安然从梁正德的腿上跳了下来,小脸因为兴奋而有些红扑扑的,她径直朝二楼跑去:“我这就去准备!”

    “小心台阶,别磕着了!”梁正德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看着安然跑上楼,梁正德也缓了口气,随后低头面对着遍地的毛线团,身为教授的他,也不禁感到了一丝压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正德夫妇给李潜单独安排了一间房,房间在三楼,隔壁是安然的卧室,还有一间杂物间。

    房间虽然不大,但床和衣柜还有书桌书架应有尽有,只不过如今都空荡荡的,因为李潜实在没有什么私人物品。

    李潜推开窗户,向下望去,小区里的路灯昏暗,有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,有夜跑的年轻人,也有遛狗的情侣。

    但李潜只在乎,这扇窗户没有防盗网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住在没有铁栏杆的房间里,居然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倒是也方便今晚的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李潜探出头去,注意到窗户边就有一根排水管,固定得还算牢固。

    他回到房间里,又忍不住拨打了一次张伟的电话,但张伟的电话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“张大头啊张大头,你究竟跑哪儿去了。”李潜直叹气。

    张伟有个绰号,便是张大头。在张伟在进入孤儿院的第二年,半夜想要逃走,结果在钻二楼的栏杆的时候,因为脑袋太大被卡住了,不仅逃跑计划失败,还惊动了消防队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他的大头,只怕这货得从二楼摔下去,虽然说死不了,但多半也要摔断腿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张大头的绰号就传开了,只不过李潜很少这么称呼他罢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李潜一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偶尔会传来安然的动静,但并不算大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万籁俱寂,小区的路灯似乎更加昏暗了,李潜便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李潜对梁正德夫妇最喜欢的一点,便是他们说话和关心都恰到好处,不需要刻意的了解,也没有过多的关心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以后,丁沛茹主动让李潜回屋休息,之后除了送了一盘水果以外,就再没有来打扰了。

    他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,便推开窗户,伸手抓住窗外的排水管道,轻盈得像只猴子,不过用了短短二十秒的时间,便已经稳稳地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今晚,他必须回到孤儿院去,溜进院长办公室,查到张伟的下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孤儿院外,李潜把共享单车停在角落。

    嗯,李潜所有的钱之前都留在宿舍里,所以现在他身上是身无分文的,只能拼命蹬单车回来。

    孤儿院的墙,李潜早已经翻了不知多少次了,此时也没有任何紧张感。

    可正当他准备爬歪脖子树的时候,却猛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昏暗发黄的路灯下,围墙上的影子,居然有两个……

    有人跟着自己?!

    李潜猛地回过头去,却见一名女孩悄无声息地跟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他倒吸了一口冷气,吓得后背发凉,但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