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三章 做个梦就切鸡*鸡  我真是大昏君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骆思恭退出御书房,天上已满是星斗。摸着颌下花白的胡须,骆思恭边走边想,脸上露出几分苦笑。

    虽然东厂把审讯权交出,锦衣卫的地位提高了,且皇帝看来也是很重视锦衣卫,但骆思恭并没有太多的欣慰之感。

    少年皇帝这是要搞事情啊,暗查官员的家产就是前奏。

    皇帝搞事情,锦衣卫就挨累,还要挨骂,自己这个指挥使在位四十年了,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啦,能得善终嘛?

    尽管心中有些忐忑,可骆思恭却不敢马虎,不敢敷衍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看似重视锦衣卫,可东厂也不是吃素的。厂公是太监,与皇帝的关系倒是更亲密,更有机会进言。

    这就是平衡和制约,互相监视、牵制,骆思恭对此并不陌生,从古至今,皇家惯用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对少年皇帝的举措,骆思恭也明白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作为皇帝,身在皇宫这一片小天地,最恨的就是有人欺骗自己,可被人欺骗的时候也是最多。

    所以,皇帝需要耳聪目明,需要消息灵通,这就离不开厂卫。

    尽管少年皇帝的言语还有些稚嫩,办法还有待完善,但骆思恭却没有丝毫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继位才两年,已经能思虑至此,完全可算得上聪慧睿智了。

    不提骆思恭,再回到御书房。叶轩边批奏折,一边也是思索不断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的廷议,叶轩要对文官势力下手了,但他需要更多的情报。

    滥杀也不是不行,就象天启帝纵容魏大爷一样。

    但叶轩觉得那很没有技术含量,抓住文官的罪名还不容易,在大明有几个官吏是靠着那点俸禄活着的?

    就说朝廷里那些喷子,调查起来,恐怕没几个屁股是干净的。谁家没个千八百亩良田,谁不与商人勾搭……

    老子可是小心眼,很记仇的。

    叶轩听着刘若愚念奏折,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上要清算收拾的大臣的名字。

    东林党人的脑门上肯定没有标签,也肯定没有什么入党的证明之类。

    他们的宗旨是支持赞成我的就是同志,反对我的就要打倒批臭。

    叶轩也同样采取这个甄别办法,先拿熊大臭嘴和王化贞的经抚不和为突破口,挺王化贞的都划进要打击的名单之列。

    画个圈圈诅咒你,叶轩露出冷笑,看着冯三元、张修德、魏应嘉、郭巩这四个喷子,用笔圈了起来,重点打击,狠狠打击。

    太监刘若愚偷眼看了下皇帝,以为皇帝又走神儿了,不由稍微提高了下声音。

    嗯?叶轩很敏感地抬起头,瞅着刘若愚,吓得他赶忙又恢复了语调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刘若愚,也是个奇葩,太监中的奇葩。

    刘若愚原名刘时敏,生于明代万历十二年,南直定远人。其家世袭延庆卫指挥佥事,父亲官至辽阳协镇副总兵。

    十六岁时,刘若愚做了个怪梦,然后就自施宫刑。

    做个梦就切鸡*鸡,叶轩很想问问,是不是有关“欲练神功,必先自宫”的梦。

    天启初年,大太监李永贞任司礼监秉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