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二章 锦衣卫,大明十四势?  我真是大昏君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魏大爷有些迟钝地眨巴着眼睛,脸上现出茫然和疑惑。这话里有话呀,皇爷好象还留着口儿呢!

    只要把忘恩负义的罪责减轻——魏大爷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任谁也不敢用一个恩将仇报的手下,转过头来就咬,皇爷也是一样的担心。

    想通了此节,魏大爷再度叩头,悔恨道:“奴婢糊涂,听了客氏的蛊惑怂恿,才做下这狼心狗肺的事。奴婢每每思之,皆是悔恨不及。”

    王体乾“哼”了一声,说道:“似客氏这般狠毒,正当遣出宫去,皇爷真是圣明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魏大爷,王体乾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魏公公,既是老实招认,又有悔恨之心,皇爷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魏大爷心中稍宽,头磕得咣咣响,“谢皇爷开恩,谢皇爷开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.

    乾清宫,御书房。

    少年皇帝坐在椅中,条理分明地交代着。

    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则躬立在前,锦衣官帽、脸色肃然,听着少年皇帝的吩咐,心里却翻腾不止。

    锦衣卫是明朝专有军政搜集情报机构,它还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,此外它还有掌管刑狱,赋予巡察缉捕之权。

    而且,锦衣卫直接向皇帝负责,它可以逮捕包括皇亲国戚在内的任何人,当然皇帝有什么脏活儿也是这些人去干。

    所以,锦衣卫指挥使看似权重,看似风光,却少有善终的。

    很简单,皇帝是英明的,是不会错的,脏活儿累活儿都交给锦衣卫指挥使去干,但惹了众怒基本都被拉出去背锅平忿。

    比如炮制胡惟庸案的第一任指挥使毛骧,掀起蓝玉案的第二任锦衣卫指挥使蒋瓛,替朱八八杀光了有威胁的功臣勋贵,也被朱八八砍掉了脑袋。

    还有诬陷周新、冻死解缙的纪纲,攀附刘谨的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与张采,与正德皇帝同睡同吃的钱宁和江彬,都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而且,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这句话,对锦衣卫指挥使来说,几乎是不变的金科玉律。

    新皇帝嘛,总要换上自己最信任、亲近的人来掌握天子亲军。

    骆思恭被召至御书房时,已经有了被撤换的心理准备。对此,他并不觉得如此失落,反倒有些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万历朝中后期,张居正的粉丝、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倒台后,骆思恭便升任锦衣卫指挥使。

    然后,明朝就发生了大战事,即万历三大征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锦衣卫的主要职责转向了对外作战,刺探情报、传递信息乃至直接参与作战都有参与,出力很大。

    从万历十年到天启二年,骆思恭掌卫时间长达四十年,除了为三大征出力,期间也经历“移宫案”这样的宫内大案,也为天启帝上位出了大力。

    从万历、泰昌到天启,骆思恭算是三朝老臣,也算是个幸运的指挥使。皇帝没搞什么事情,他也没搞,被撤换下去,也是得了善终的指挥使。

    但少年皇帝召见,却不是要换人,而是要继续重用,让他继续刷新在位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