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五章 皇帝都吃啥  我真是大昏君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叶轩突然又想起一事,转头吩咐太监,“请孙师、袁师参加午朝。”

    能让天启称“师”而不名的,乃是明末名臣孙承宗和袁可立。

    现在,孙承宗的官职是礼部右侍郎,协助管理詹事府。同时,孙承宗以左庶子的身份,还负责给天启帝上课,又叫“讲经筵”。

    袁可立则是以左通政代理通政使的身份,成为天启皇帝的侍班帝师。

    天启元年(1621年),后金进攻辽东,沈阳、辽阳先后失陷,辽东经略袁应泰自杀。

    随后,御史方震孺奏请以孙承宗代替崔景荣为兵部尚书,朝中大臣也认为孙承宗知晓兵事,推举孙承宗为兵部添设侍郎,主持辽东防务。

    但天启帝不想让孙承宗离开讲席,二次上疏都不同意。

    至于袁可立,名声虽不如孙承宗大,但叶轩却知道自己这位老师,那是相当的牛逼。

    现在,叶轩请孙承宗和袁可立参加朝会,已是有了让老师熟悉边事,准备委以重任了。

    首先,叶轩的目标对准了现兵部尚书张鹤鸣。

    王化贞失陷广宁,很大责任也在张鹤鸣身上。如果不是他极度信任王化贞这个庸才,处处掣肘熊廷弼,广宁之战未必会惨败。

    叶轩把诸事安排好,轻抚额头思索半晌,才吩咐王体乾:“将辽东官将的名单全部列出,朕晚上要看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。”王体乾见还有差事,知道皇帝还用自己,早上的怒火也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叶轩哼了一声,又敲打道:“记住,你是朕的奴才。”

    王体乾愣了一下,赶忙跪倒磕头,“皇爷教训,奴才永记于心,再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办差去吧!”叶轩不耐烦地挥了下手,“让朕清静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王体乾又磕了个头,才起身去办差事。

    制衡是一定要的,哪怕要用魏忠狗咬人,也不能让他一家独大。执掌后宫的将是刚刚指定的皇后张嫣,而不是魏忠狗和客氏。

    所以,后宫中的太监宫女可不能全被魏忠狗收服,能让他随便指使。至于客氏,叶轩也想好了,找个机会打发她出宫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斜倚在椅中,叶轩的眼睛半睁半闭,思索着自己的人生。好不容易当了皇帝,自然要好好享受,可不能只活七年。

    船是千万不能坐了,什么江河湖海,哪怕是小水泡,也离得远点。

    只要不短命,在皇帝这岗位上干个几十年,应该是没问题的吧?

    嗯,现在才三个嫔妃,这哪够啊!凭咱龙精虎猛的男子气概,起码翻牌子得一个月不重样儿,那才叫一个美滋滋呢!

    在海阔天空的胡思乱想中,叶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迷迷糊糊、似睡非睡的状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魏忠贤名义上是去传旨,跑出去之后却把差使交给亲信太监,他匆匆赶到咸安宫,见了老相好客氏。

    客氏通常住在咸安宫,每天黎明早早来到天启帝的寝殿内,等天启帝起身,便陪在驾前,一直到天黑才回住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